欢迎访问!
www.770773.com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770773.com > 正文

中国经济的韧性给你50年能否再造一个海信?

发布日期: 2019-08-22浏览次数:

  1978年,在青岛一家工厂当车工的周厚健以青岛数理化第一的成绩考入山东大学电子系,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工程系迎来李东生、黄宏生、陈伟荣三位新生。20年后,由他们领导的海信、TCL、创维、康佳,均在中国彩电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所有家电品类中,从来没有一个产品像彩电一样,行业争霸打响了一次又一次没有硝烟的战争。对于从一开始就“缺芯少屏”的中国电视企业来说,经历了从落后到追赶,从受制于人再到奋起抗争,终于傲视群雄。这一仗,中国彩电人打得酣畅淋漓。

  今年,海信集团迎来50周岁生日。究竟是什么样的信念,推动海信从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小作坊工厂走到今天,成长为国际知名高科技企业?

  自1958年3月17日天津712厂研制出我国第一台电视机——北京牌14英寸电子管黑白电视机以来,中国上百家电视企业、超过百万的家电人沉浮在中日韩家电的“三国杀”格局中。

  1968年,日本索尼公司研发出了当时惊艳世界的“特丽珑”(Trinitron)显示技术,使CRT(显像管技术)电视的画质实现巨大飞跃,在松下、三洋、东芝和索尼的共同努力下,日本成为CRT电视的王国。

  同年,韩国三星创始人李秉喆在元旦当天穿着传统的朝鲜长袍来到三星总部大楼,向三星各分社社长宣告:世界将迎来科技时代,三星必须进军高科技产业。在大洋彼岸,美国无线电公司(RCA)也在这一年制成了世界上第一个液晶显示模型,并形成“挂在墙上的平板电视”的初步想法。

  颇为戏剧性的是,此后二三十年间,虽然夏普、东芝、NEC等日本企业率先突破液晶屏技术研发,但是受思维保守、三次液晶面板行业衰退期等多重因素影响,逐步被韩国三星、LG在液晶产业上彻底赶超。

  就在日本和韩国企业在液晶面板行业打得不可开交时,在CRT显像管电视上打得你死我活的中国电视企业,掀起了一场足以载入中国电视产业史册的价格战。

  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疯狂引进彩电生产线的狂潮,业内已有数百家电视机生产厂家,在市场经济下,彩电不再紧俏,库存开始积压。

  基于当时的行业背景,1996年3月26日,长虹电视率先全面降价8%—18%,29英寸大屏幕彩电比国外品牌降价30%。

  绝大部分国产电视品牌被迫跟进。几年后,泰山、双喜、黄河、金凤、熊猫、牡丹等老彩电品牌相继被价格战拖垮。

  时任青岛电视机总厂厂长的周厚健不仅没有跟着降价,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用透明电视机箱对外展示,海信电视机芯比其他品牌的同型号彩电多出12个零部件。“海信产品不降价。”周厚健说。

  经此一役,中国彩电市场,只剩下海信、TCL、创维、康佳、长虹等电视品牌凭技术实力走到今天。

  从CRT到LED再到OLED,电视的核心技术和最新生产工艺,先是日本企业独领风骚,后来又转移到韩国家电企业手中。进入液晶时代,中国电视企业依然没有得到机会。虽然名义上是电视大国,但由于“缺芯少屏”,在整个食物链的下游备受欺压。一台液晶电视的成本,7成来自液晶面板,韩国面板厂家处于绝对垄断地位,中国家电企业不得不接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命运。

  日韩企业的技术封锁超过想象。北京电子管厂曾和日本松下合资建成立北京松下彩电显像管厂,结果从1987年成立到2009年CRT显像管的时代结束,中方居然没能掌握彩色显像管的核心技术。

  2003年底,上广电和NEC合资在上海投产5代液晶生产线年之后因亏损严重黯然转让,上广电始终没能掌握液晶生产技术。

  2013年1月4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经过6年艰难调查之后对外公开的一纸罚单和公告透露了不为人知的辛酸:2001年至2006年,三星、LG,奇美、友达、中华映管和瀚宇彩晶等六家企业,在韩国和台湾地区共计召开53次“晶体会议”。会议基本每月一次,主要是交换信息、协商价格,其中的关键一条是在中国大陆境内销售液晶面板时,几家一起作价,联合操纵液晶面板价格。

  3.53亿元迟到的罚单并没有给国内电视厂家带来多少安慰。据羊城晚报报道,由于三星、LG等国际面板企业在平板电视时代操纵面板价格,国产电视品牌险些集体覆亡。

  在CRT时代,中国品牌由于缺乏核心技术,只能做整机生产,连年价格战导致一直处于亏损的边缘,绝大多数利润被外资品牌抢走;在平板电视时代,虽然处境有所改观,但依旧缺乏战略方向,处于被动跟随状态。

  在经历了“合资办厂”和“引进生产线”的多年努力和尝试之后,中国电视企业终于明白,想要真正掌握核心技术,只有自立自强,走自主创新之路。

  董事长周厚健曾在公司内部邮件中强调:“没有自己的芯片将永远是二流厂家,更无法定义自己的原生产品。”2005年,历时7年研发的中国第一款自主知识产权产业化数字视频处理芯片“信芯”在海信诞生,结束了彩电芯片技术的垄断局面。“信芯”的诞生,使进口芯片的价格下降50%。

  不过,竞争对手并不会给中国彩电企业任何喘息的机会。随着2005年液晶电视爆发式增长,韩国、日本等上游企业除了完全占据电视成本7成的液晶面板,甚至要将占成本15%的模组等核心器件一并集成。

  此举意味着一旦日韩上游企业得逞,留给中国的就只有套上机壳、拧上螺丝等简单组装加工的空间,所有中国彩电企业都不得不在只有15%的狭窄空间里抢食。

  2007年,第一条国产液晶模组生产线在海信投入生产,并在原信息产业部的推动下,全国电视企业都开始做模组,中国电视整机企业重新在上游夺回空间,使企业对平板电视整机成本的掌控比例提升到60%以上,使国产平板技术真正站到了国际先进水平的平台上。

  与此同时,海信开始着手进行激光显示技术储备,并获得国家863计划支持。2011年正式成立海信数字多媒体国家重点实验室激光显示所,相关技术人员进行产业前沿技术研发。

  2011年,日韩企业相继推出OLED技术,意欲重获垄断的机会。看到OLED技术的问题所在后,海信再次决定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即以成熟的LED技术为依托,发力多分区独立背光控制和Hiview 画境引擎技术,通过ULED技术正面阻击OLED技术。

  2014年,海信成功推出了第一款ULED电视,并加快第四代电视技术——激光电视的研发步伐,并用通过激光电视这个被称为“下一代显示技术”的产品改写了行业格局。

  同年,国际电工委员会电子显示技术委员会(IEC TC110)正式成立激光显示工作组。经过两个环节的演讲,海信电器首席科学家刘卫东当选为激光显示工作组的召集人,这是中国专家第一次在显示领域担任国际标准工作组召集人。

  2007年至2018年,激光电视从一个产品到一个产业,从一个企业到一个行业,终于逆袭成了“大气候”,全球已有20多家企业进军激光电视产业。

  海信电视机生产线年,海信电视进入画质、声音、交互和内容的全面AI时代,截至7月底,其互联网累计激活用户已突破4400万,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电视云平台。

  一路走来,回想起2002年周厚健在接受《知识经济》杂志采访时,吐露他和海信对技术的坚持:“我们这代人骨子里还是一直想着要为国家民族做点事。不然,民族工业的空间在哪里?中国人做技术的意义在哪里?”

  1982年,黄卫平与周厚健同窗四年后,先是去中国科技大学继续读研究生,再出国拿到麻省理工的博士学位,随后顺利晋升国外高校教授并成功创业。

  1992年1月23日,青岛市经济委员会下发“青经任【1992】1号”文件,任命周厚健为青岛电视机厂厂长。这一年,周厚健35岁。

  也正是从这一年,海信确立“技术立企”的发展战略,周厚健还提出“发展电视,不唯电视;发展电子,不唯电子。”奠定了海信将走多元化发展之路的基调。

  2002年,周厚健和黄卫平在美国芝加哥相遇。当时,黄卫平教授“学而优则商”,在教书育人之外,在光通信领域大展身手。不过,由于遭遇互联网泡沫,光通信整个行业在那一年迎来了大崩盘。

  不过,周厚健和黄卫平坚信,光电转换将是未来通信的核心力量,光通信技术一定不会被行业周期湮没。他们决定一起成立合资公司,在行业的冰点,一起进入一个对海信来讲全新的行业。黄卫平成了这家新企业的创始人,也成为了海信集团的首席科学家。

  然而,光通信行业的冬天比预期还要长。直到三年后,海信才终于有了第一个客户——阿尔卡特公司。随着光通信行业慢慢恢复,光纤到户市场开始在美国发展起来,海信宽带公司迎来生死转折点,并迅速成为顶级玩家。

  如今,海信光模块产业市场占有率居全球第六、国内第一,其中接入网光模块产品连续八年全球第一,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50%。海信5G无线光模块产品已经广泛应用于5G信号基站的建设,为5G信号的普及贡献力量。

  光通信,只是海信由一家专注于电视、空调和冰洗等产品的B2C公司,向B2B产业转型的其中一步。

  以海信为代表的中国家电制造业,早已完成了模仿、替代和超越的第一个循环,并进入到了新的循环当中。

  当一家企业立下了“做百年”的愿景,决定要一直不停地跑下去,那么,奔跑的技巧、战术、体力分配和姿势,自然和短跑者大不相同。真正的良性增长意味着可持续发展,只有立足长远,着眼于未来,在技术上不断改革创新、更新迭代,才能让企业拥有持久的生命力和竞争力。

  回顾海信的发展历程,产业结构调整是贯穿海信发展的一条主线。周厚健曾表示,通过产业高端转型实现经济结构升级,对企业而言是最务实的做法。

  如今,海信集团业务构成中,1/3来自彩电,1/3来自白电,还有近1/3来自新开拓的智能交通、数字医疗、光通信等高新技术领域的B2B业务,而这几个领域,无一不是各自至少经历了10年的研发历程,并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行业“隐形冠军”。

  1998年,海信从智能交通领域基础研究做起。十年后,海信自主研发的交通信号控制系统击败西门子,中标北京奥运会智能交通项目,在业内一战成名。不仅令业内信号机的价格大幅下降,更重要的是,结束国外智能交通系统对中国市场的垄断。

  海信进入数字医疗领域源于2013年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合作契机。早在十年之前,海信就力图将图像显示方面的技术储备复制到医疗设备领域,与处于垄断地位的国外医疗巨头一较高下。短短几年,海信医疗完成了从精准医疗产品线到智慧医院系统的跨越,成为海信切入新动能引领全球产业高端的一角。

  2019年7月5日,海信家电执行董事、提名委员会及战略委员会成员贾少谦正式被任命为海信集团总裁。近期,贾少谦在接受新华网专访时再次表示,结构调整是“生死之战”,是企业远见和竞争较量的根本。对于产业结构调整和变革的重要性,海信上下有着坚定的共识。

  值得关注的是, 女生驼峰鼻该怎么办海信每进入一个新的领域,总是走着人才引进、建立课题组、建立研究所、设立新公司的程序。无论激光电视,还是智能交通,亦或是光模块产品,这些行业内优势明显的冠军企业无一例外都走过类似的路径。

  “做技术,就是要忍受寂寞和容忍失败,这也正是大企业顶天立地的担当。在选择产业时,海信遵循一要关系国计民生,二要掌握关键技术两条铁律,最终在智慧城市和智能医疗领域发力,其本质都是基于数字挖掘的算法,以图像处理技术为核心,向上延伸到光接入领域解决带宽问题,向下延伸到城市,最终形成从家庭到社区再到城市的万物互联的产业格局。”贾少谦说。